大学后,我很少生病,病的也不过是小病而已,大学的生活让我的饮食没有规律,晚上吃午饭,深夜吃晚饭,早餐很少吃,挨夜是时常的了。身体慢慢的差了,170cm,连100g都没有,手脚都瘦的只剩下骨头了,厌食也慢慢来了。有时候很奇怪的,一经过饭堂就不饿,但是回到宿舍就饿死了。慢慢的吃饭没有了时差,没有了分量。
中秋前的那天,我中午就逃课回家了,原因一,那天着凉了,早上一起床就上厕所了,临走前又去了一次,回到家又一次了。课根本上不了,所以就逃了回家。原因二,三天的假期,如果下午回家的话,可能到晚上才能回到家了,将近一万的人涌出学校,校车只有聊聊几部,所以提前回去算了。原因三,那天下雨,我担心花都新华又成为了水上城市了,所以要提早离开水城。
      回到家里,雨还没有停,虽然不大,但是抵抗力低的我就此感冒发烧了,吃了药,睡了一天才好了,饭都没吃。结果感冒发烧好了,肚子开始痛了,本来以为是很简单的问题,就吃了两天的胃药,第三天(今天)了,还在痛,朋友们都很关心我,都叫我去医院了。
      这天早上,我也只能乖乖的去医院了,因为胃还在痛,挂了号,一开始去内科排队的,看病的人塞满了屋子,等了一个多钟了,终于到我了。医生看了看我的情况,叫我去外科,我郁闷啊。结果又到外科排队了,那个外科的医生还真淡定,喝个茶,吃口烟给别人看病,要不是我有病在身,真想*#他了,什么医生来的,他还跟病人发脾气。轮到我看病的时候,询问了病情,压了压我的肚子后就叫我去验血照片,这就是医院的惯例。
检查完后,我看了看检查结果,除了白细胞和部分淋巴细胞或高或低一点点外,其他的都很正常,照片报告也没有发现任何的异象,那个医生也看了看,不知道说了什么,貌似是说没有达到做手术的标准,我听了,真的气愤死了,难道你就是很想我住院么,*#的。最后他开了个药方,我也去吊了三个多种的针,带回家的药也只有两盒一样的,每天也只需要吃一次,一次两片的药而已。
      据医生说,貌似是胃炎,因为检测结果正常,他也不能准确的判定我什么病。其实在我看病的前一个病人和我的药是一样的,连吊针的药水也一致,虽然那个病人也是肚痛,不过他疼的位置和我痛的位置不同,现在越来越不敢相信医生了,我对那些看钱不看病的医生表示极度的鄙视。吊针完后,其实我的肚子还在痛的,可能因为早餐午餐没吃吧,我也不想再特意去找那个外科医生,因为我觉得找他也是没用的,除非我的情况达到住院做手术的标准,呵呵,这就是我对那些医生的看法。
      为什么我两天后才去医院?其实四年前的九月份,也就是高一吧,事情就是这样的巧合,连病发的时间也差不多的。唉,四年前,我曾经做过阑尾炎的手术,那次的大病无法忘记,手术的过程历历在目,虽然有麻醉作用,但是那只是肢体上的麻醉,精神上还是没有麻醉的,手术时医生的一举一动我还记得。不知不觉,我对医院非常的害怕。阴影影响着我,所以我不想去医院看病,即使痛了两天。还有就是,爸爸的脚伤了,也挺严重的,我不想再让他担心了,但是最后还是让他担心了,我不孝了。说到我的胃痛,其实我最怕的就是旧病复发,最最最怕的就是要做手术。回到家里,我不断的喝白开水,因为医生开的药只有一种,胃炎应该需要多喝白开水吧。
      其实我是忍着病痛来写的,我要坚强。在以后的生活中,我要自己照顾好自己了,希望我能早点康复,也希望爸爸能早日康复。